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26万一晚的顶级酒店,房企也hold不住了

时间:11-16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73

26万一晚的顶级酒店,房企也hold不住了

图片来源:地产壹线曾经,房企华侨城能够与“网红”搭上点关系,全靠自持的上海宝格丽酒店。这家酒店是网红名媛们在社交平台上的流量密码:酒店3公里内可以提供玛莎拉蒂接送服务;一间客房装修成本300万;最贵套房一晚售价达26万.......一系列话题赚足了大众眼球。如今,华侨城却难以承受这份纸醉金迷。从去年开始,迫于生存压力,华侨城先是出售了上海宝格丽公寓项目公司50%股权,最近又要全盘卖出上海宝格丽酒店。同样在这段时间,央企地产抛售写字楼、公寓、酒店资产动作不断,这些资产多数位于高能级城市核心地段,本身条件十分优越。但在目前的行业形势下,一众央企们也“要不起了”。握不住的高奢酒店前脚,上海苏河湾,华侨城作价24.3亿元叫卖中国第二家宝格丽酒店。后脚,北京亮马河边,中国金茂28.02亿元挂牌自持的金茂北京威斯汀大饭店。今年前三季度旅游、酒店业复苏大背景下,这两家奢牌酒店仍未止住亏损。·华侨城(亚洲)公告显示,此次出售的上海苏河湾项目部分资产,截至2021年、2022年、2023年上半年,除税后亏损分别约为1077万元、5225万元、690万元。·截止今年7月底,北京威斯汀大饭店净利润亏损843.15万元。华侨城(亚洲)自身经营状态也日趋愈下。财报数据显示,华侨城(亚洲)2020年开始首现亏损,到2022年归母净亏损高达19.13亿元,今年上半年仍未止亏。截至2023年6月末,华侨城(亚洲)短期借款为65.77亿元,而公司所持的货币资金为25.6亿元,现有资金无法覆盖短债。假设宝格丽酒店出售按最低价格(24.3亿元)完成,华侨城(亚洲)能回收现金约20.7亿元,产生收益约5700万元。这些钱,不仅能补上债务的窟窿,还有助于企业下一步的经营周转。在金茂看来,出售事项带来的现金流及利润,有助集团整体财务状况及营运资金的优化。财报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中国金茂归母净利润约4.33亿元,同比下降了八成左右。此次股权转让,除了回笼资金,还能实现约13亿的出售收益,这部分出售收益的计入,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金茂今年整体的利润指标。金茂还提到,此次出售亦令本集团可以适时寻找其他新投资机会。巧的是,中国金茂售出酒店后第三天,就瞄准了苏州第六轮供地热度最高的宗地,最后闯进摇号环节,以34.93亿元成功拿下该地块。有谁青睐这些资产?社交平台上闪耀的“宝格丽”,在现实出售中却并不抢手。此前,华侨城出售的宝格丽公寓,挂牌了半年之后才有了结果——“A股游戏王”世纪华通6.12亿元接盘,当时预计交易将在2023年2季度完成。地产壹线发现,目前宝格丽公寓的股权仍未有变更,华侨城(上海)置地依然持股100%。宝格丽系列资产出售时间长,一方面在于,倘若要变更业主,并非华侨城与买家两厢情愿就行,还需要经过品牌方点头同意。当时华侨城还设置了3日内、一次性付清现金的门槛,加上宝格丽公寓2022年高达50%的空置率,这些情况也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。这次出售的宝格丽酒店,身上也有些不利因素。除了上述的亏损状态,债务上来看,宝格丽酒店已被抵押给银行,账上截至今年6月30日前,还有9.6亿元人民币没还清。客观环境上,高星酒店如今在市场上并非吃香。拍卖平台上显示,近期天津丽思卡尔顿酒店、南京金奥费尔蒙酒店、义乌万豪酒店等频频流拍。相比之下,金茂和大悦城比较幸运,在一个月内就寻得了买家。金茂买家【京渤海润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】身份神秘,8月才注册成立,背后两个自然人股东石翠、苏福蛇履历也很简单,名下几乎没有其他对外投资。大悦城出售中粮海景壹号公寓的接盘方【邕鹏实业公司】也跟金茂有些相似:公司为9月新注册,并未参与过其他投资业务。不过,从二股东刘彦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,该人士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多家公司担任法人。其中,规模最大的一家公司为【鄂尔多斯市庆源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】,穿透这家AMC机构股权可见,背后是内蒙当地多家能源、生态环境公司。不愿放弃的酒旅生意对于早年的房企来说,酒店资产不过是跑马圈地后的商业配套。兜里有钱的时候,各家都着力引入希尔顿、万豪等高星品牌,希望把酒店做得尽善尽美,这样才能把周边物业的价值提起来。相比来钱快的住宅业务,酒店营收确实微不足道,但胜在现金流较为稳定,长期来看还可以赚取物业增值的收益。但从疫情开始,酒店业务开始拉后腿,更让房企们难以忍受的是,即使客流寥寥,还要向品牌方支付高额的管理费用,不少房企开始盘算酒店出售的生意。流动性危机的来临,则将甩卖潮推向高峰,像世茂、泰禾、绿地等典型房企,都卖掉了高星酒店回血。但一个神奇的现象是,虽然日子艰难,房企们对酒店的爱仍然割舍不断。绿地一边在变卖持有的酒店,一边还在继续扩充酒旅业务,这回更多是利用先前的经验,通过“特许经营+委托管理+品牌输出”的方式获得服务收入。这也是万达、融创、金茂等房企都在走的轻资产模式——剥离酒店重资产,建立自己的品牌矩阵。留住优质酒店业务,一方面能带来“硬通货”,有酒店人士认为,存量时代来临,借助酒店类REITs的深入开展,能帮助企业借到便宜的钱。另一方面,疫情影响消退后,如果经营得当,或许能享受郁亮口中说的“压缩越厉害,向上修复动能越强”的红利。这些更多都是后话,回到眼前,在关键时候,酒店资产还能起到增信救命作用。世茂曾在债务重组中,将香港东涌酒店作为境外债务重组增信措施资产包的一部分,以换取更多债权人的欢心。仍在IPO门前焦灼的万达,将万达酒店30.55亿股股权全部质押,用于为达商管集团提供融资支持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